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安徽联新 > 行业资讯

阿里“酒驾式”打假或将带来“倒逼式”前进

发布日期:2017/3/9 9:52:26 来源:IT老友记 【字号:
“假货”是互联网的高频词汇,在持续不断的新闻曝光中,印象最深刻的还有那么几条。
 

显然,中国已经成为假货的重灾区。
 

昨日(2月27)阿里集团发文呼吁“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”,颇有几分猛药去苛,重典治乱的决心。莫不是假货成灾,又怎会投“法”问路?

  

平台并非第一责任人
 

有数据佐证,据美国商会数据显示,2010年到2014年间,美欧日执法机构没收的仿冒商品中,72%来自中国。更进一步数据(国际商标协会数据)显示,2016年全球买卖的假货产品价值4600亿美元,且大部分假货买卖发生在网上。
 

之于“假货”角色身份不同,心态自然各异,有爱、有恨、有痛不在话下,毋庸置疑的是,电商平台势必沦为烁金众口的“喷池”,从怒发冲冠中,不难看出,技术平台俨然被当成了假货的发源地。
 

殊不知平台只是集散地,更何况从技术平台本身来看,它没有与假货为伍的动因。
 

正如一位互联网老兵所说,技术本身并无罪过。不是因为有了互联网,才有了越来越多的罪恶,而是罪恶一直存在,正如不是因为有滴滴、顺风车,才有了劫杀,而是劫杀一直存在,不是因为有淘宝才有假货,因为假货一直存在。
 

假货流于线上,可制假售假的链条源头来于线下。正因如此,阿里首席平台治理管郑俊芳一直强调打假线下是关键。
 

进一步深究,平台为什么要打假?从用户、商家的利益考虑,平台当然有义不容辞的义务拒绝假货,保证商品的质量和安全,用户体验值才能上升,平台的口碑、形象才不会受到影响甚至是破坏。从这个维度上看,不难理解为什么阿里一直对假货采取零容忍的态度,为什么阿里专门建立2000人的打假团队来,每年投入10个亿打假。
 

然而,阿里这颗矢志不渝的打假之心,目前看来并没有获得多大的赞誉。淘宝之所以一直被诟病为“假货的营房”是因为平台打假的义务一直被过分放大、过多的渲染。
 

众人往往只看到阿里外表的风光,却看不见其背后的苦楚。

  

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,阿里拥有4.5亿活跃用户,万千商家,覆盖千万级品类,面对海量的信息、数据,阿里可以通过对商家、产品进行资质审核、认证来对假货进行控制、防范,却没办法做到把假货排除在外,更不能杜绝假冒伪劣在平台上流窜。阿里平台如此,其它的平台亦然。
 

可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,同样面对假货问题,阿里逃离不了成为众矢之的困局。
 

酒驾式打假
 

假货屡禁不止的症结何在?
 

马云不止一次强调过,打假就是要跟人性的贪婪作斗争。假货不绝,离不开人性维度上的思量,治售假货成本低,获利丰,哪怕是没有100%的利润可图,也很难杜绝制假售假者铤而走险的行动。
 

不过,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平台没有执法权,而相关的法律却存有着天然的滞后性。
 

据地歌网了解,截止2016年8月底,往前推12个月,阿里共撤下3.8亿个商品页面、关闭18万间违规店铺和675家运营机构,因为没有执法权,阿里能做的只是发现问题、下架商品、向监管部门报告线索、等待执法部门依法处理。
 

根据阿里披露的数据,2016年阿里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,案值均高于5万元的起刑标准。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,而确认获刑的仅33例,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%,其中涉案判缓期执行的比例高达79%,可以断定,法律打假的力度远远低于预期。
 

与美国相比,更是相去甚远。
 

美国联邦法律依据制假售假者犯罪程度,轻者获刑10年以上,重者将被判终生监禁,对公司处罚罚金高达1500万美金。多位法学专家对此评价,我国现行相关法律规定存在过时、过宽、模糊和难以执行的缺陷,要根治制售假问题,需改善立法、严格执法并加重刑罚力度,让制售假货者付出应有代价。
 

刑事处罚比例仅为0.7%,意味着阿里打假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?
 

去年年底央视曝光中国海关拦截了“香奈儿”“迪奥”等冒牌货,经查获悉那是日本卖给中国人的“专享”假货,同样,擅长整容术的大韩民国玩起了瞒天过海之术,韩国KBS电台曾曝光:韩国化妆品假货只卖中国人。再回首,阿里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“恶名市场名单”经历了“列入——移除——再被列入”。

 

 

从投入和产出的成本看,阿里每把一个治假售假者送进监狱要耗费一个亿。从效果来看,假货问题犹如西西弗斯头顶上的石头,顶上去又滚下来。
 

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指出,根治假货亟待严格执法、加重刑罚,否则打假就像个筛子,违法犯罪的人笑死、痛恨假货的人急死、执法办案人员累死、消费者哭死。为此阿里呼吁酒驾式的打假,发挥法律的震慑作用。
 

打假用重典,阿里算是先锋。
 

最近几个月,阿里状告傻推网,成为首告刷单第一案,起诉出售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的网店店主,成为平台首告店主第一案,把知产流氓“杭州网卫”送上被告席,也是反知产流氓第一案。
 

倚重法律的“酒驾式”打假,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或将带来的“倒逼式”前进。
 

技术平台治理假货最大的优势在于通过大数据、智能检索等手段发现和捕获制假售假信息,平台与执法机关相互配合,按图索骥给予制假售假者链条上每个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惩罚。呼吁打假用典,在假货治理问题上共同形成防微杜渐的机制,不仅局限于电商平台的治理,更大层面上有利于推动整个中国商业环境的净化,甚至改变中国的国际形象。
 

酒驾式打假或将带来的是阿里成功洗刷“假货平台”的恶名,变身“打假英雄”或可期。

2017Copyright © 安徽联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